同样也是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增长最快的两年

  • 时间:

【人脸识别被破解】

這樣的壞賬計提政策看似是更加合理的,而實際目的卻沒有這麼單純:2015年,若扣除壞賬計提比例、會計估計變更增加的凈利潤,東山精密的凈利潤將由盈利3,943萬元變為虧損1,238萬元,當年的審計報告也因此被出具保留意見。

尤其在2012-2013年期間,東山精密一半以上的子公司曾處於虧損狀態。

2010-2018年,上市公司的原有主業的整體業績增速較低,期間的複合增長率僅有12.32%,尤其自2017年以來已連續下滑了兩年。

等待完成高位減持,再減值嗎?

2018年,公司又完成對納斯達克上市公司Flex Ltd.下屬的PCB業務相關主體Multek的收購。Multek納入合併報表後5個月實現營業收入14.33億元,占上市公司同期營業收入的14.33%,實現凈利潤1.07億元,占上市公司同期凈利潤的13.19%。

綜上所述,東山精密仍有高達5.85億元的資產有待計提減值!

從規模上看,截至2018年末,東山精密的應收賬款已增長到60.63億元,占總資產的比重高達20%,同比增長了2.72%,是自2010年以來增速最低的一年。

2010-2018年,東山精密的資產負債率,2016年曾高達81.86%,2018年雖有所下降,但仍高達72.91%,長期償債壓力著實不小。

東山精密的凈利潤曾在2010-2015年期間經歷了漫長的低迷期,甚至在2011-2012期間連續兩年下滑,併在2012年虧損了1.14億元。雖不如營業收入的表現搶眼,但自2016年開始,在收入的帶動下,也走出了增長低迷期。

除了業績和商譽之外,頻繁的外延併購還為公司帶來了什麼呢?

全球領先的印刷電路板全產業鏈覆蓋企業之一,市場份額位於全球前列;

2017-2018年,東山精密將原主業中的新能源、機床製造等行業的精密製造板塊剝離出了上市公司,統一整合成了通信設備組件板塊。

上市之初,東山精密主要從事精密鈑金件的製造,上市之後便大跨步地邁出了擴張的腳步。

短期償債能力來看,東山精密的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也是急速下滑。

調整之後,東山精密將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進一步拆分為0-6個月、7-12個月兩個部分,按不同比例計提壞賬,超過1年部分的壞賬則相應有所提高。

(來源:2019年半年報)此外,對於這兩筆應收賬款的壞賬計提比例竟然還是35%。

那最近兩三年業績“突飛猛進”、“鳥槍換炮”的增長,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2、對暴風影音的投資話又說回來,上市公司對上述兩筆應收賬款的減值風險一無所知,風雲君還真是有點不信。

而說到壞賬計提比例,還有一段小插曲。

觸控面板及LCM模組是在2014年通過外延併購涉足的,整體增速較快,2018年的收入規模較2014年翻了三番,是營業收入的第二大增長來源。

截至2018年末,其流動比率只有0.88,速凍比率只有0.66,均低於1,短期償債能力也堪憂。

七、償債壓力此時,又有一個疑問產生了:上市公司僅賺了16億元,但僅併購就花費了65億元!

2017年,MFLX實現營業收入63.90億元,為上市公司貢獻了41.52的營業收入,3.89億元的凈利潤,占上市公司凈利潤的73.34%。

2018年,東山精密實現凈利潤8.11億元,增速雖有所降溫,但同比增速仍高達52.90%;2019年前3季度也保持著30.83%的增速。

上市公司無法得知被投資企業的實時動向,說出來誰信呢?

說到這裡,風雲君不巧又發現上市公司資產中隱藏的一項減值風險。

風雲君從中發現了更多精彩的小插曲。

咱們先來看借款。截至2018年末,東山精密的短期借款(含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高達97.75億元,長期借款高達27.85億元,共計125.60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72.91%。

盈利水平不高,賺錢規模趕不上花錢的速度,帶來了巨大的償債壓力。

為此,風雲君還特意在印刷電路板和電子器件兩個行業,各選擇了幾家有代表性公司進行對比。

而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如何呢?

1、與暴風影音的應收賬款這2.59億元的壞賬準備中,包括與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暴風”)和東莞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莞暴風”)的應收賬款。

2018年,LED及其模組板塊實現營業收入25.94億元,占營業總收入的13.08%,同比下滑了20.85%。

東山精密在2015年調整了應收賬款的壞賬計提政策。調整之前的壞賬計提比例如下:

綜合2010-2018年期間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的表現可以看出,東山精密的發展階段可以明顯劃分為兩個階段:

在印刷電路板行業,其他五家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基本處於20%以上,甚至高達30%,但東山精密的毛利率尚不足20%。

風雲君暫且勉強接受這個理由,那三季報的截止日期是9月31日,上市公司是否計提減值了呢?

2019年,應收賬款繼續恢復增長,截至3季度末應收賬款擴大到73.98億元,較2018年末增長了18.79%。

五、主業大換血咱們再回到併購的話題,繼續聊聊併購的後遺症。

總結東山精密通過外延併購實現了錶面上的收入高速增長,但高速增長背後的故事卻不樂觀。

而這兩家公司便是暴風集團(維權)(300431.SZ)旗下的子公司。

所以說,面對高達5.85億元的資產減值風險,上市公司此時不計提減值,更待何時呢?

而速動資產中,包括31.50億元的銀行存款,其中還有高達19.05億元的受限資金。

外延併購在推動東山精密的收入和凈利潤在飛速增長的同時,也將上市公司的商譽由82.80萬元一路拉升至22.21億元,占2018年末上市公司總資產的7.13%,占凈資產的比重高達26.32%。

2016年,隨著營業收入突飛猛進,東山精密的凈利潤也相繼步入了高速增長的軌道,同比增長了2.78倍,2017年繼續保持高速增長,同比增長了2.55倍。2010-2018年,東山精密凈利潤的複合增長率高達32.98%。

八、募資多,分紅少,白吃白拿誰不要?

咱們繼續往下看。二、外延式併購帶來的高業績熟悉風雲君文章的老鐵知道,實現業績的跨越式增長,一般都來自外延式併購,東山精密亦不例外。

沒錯,東山精密併購牧東光電的成本為3.13億元,併購艾福電子的成本為1.72億元,併購Multek的成本為19.92億元現金,併購MFLX的成本為40.72億元,合計成本高達65.49億美元。

其中,LED及其模組板塊是上市公司通過內部新建拓展起來的板塊,2012年正式成為營業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在2012-2018年期間的波動較大,複合增長率為30%。

三、應收賬款故事多第一個引起風雲君註意的便是應收賬款。

綜上,東山精密併購的MFLX和Multek兩家公司,在2018年合計實現營業收入102.35億元,占上市公司營業總收入的51.63%;實現凈利潤9.31億元,而上市公司同期僅實現凈利潤8.11億元。

2018年,觸控面板及LCM模組板塊實現營業收入47.05億元,占營業總收入的比重高達23.73%,同比增長了36.97%。

此時,再回味故事開頭,三位老闆2019年以來減值套現的15億元,是不是猶如撥開雲霧見月明?

2018年,東山精密實現營業收入198.52億元,增速雖然開始下滑,但仍高達28.85%;2019年前3季度的營收增速仍保持在20%以上。

2014年之前,上市公司的擴張以內部新建為主,以自有資金進行對外投資,由此拓展了LED電子器件等業務。

直觀來看,東山精密的應收賬款逐年增長,其中在2016-2017年期間增速最快,同樣也是上市公司營業收入增長最快的兩年。

簡單說,這部分仍存在3.50億元的減值風(事)險(實)。

一、業績表現挺亮眼風雲君向來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在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方面,東山精密表現確實很亮眼。

再看看這家公司在吾股大數據中的表現,呃,排名不咋滴。

2017年9月21日,東山精密與暴風集團、暴風智能簽署了一項增資協議,公司以4億元,認購暴風智能11.02%的股權。

作者 | 木魚流程編輯 | 小白對於自身的實力,東山精密(002384.SZ)是這樣評價自己的:

六、盈利能力較弱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東山精密的併購標的為其業績的增長做瞭如此大的貢獻,必然也是花費了不小的代價。

那麼,面對規模如此大的應收賬款,壞賬計提政策也就顯得格外的重要。

3、印刷電路板印刷電路板塊是公司的第一大收入來源,以及第一大增長來源。該板塊的主要產品為柔性電路板,在2016年通過併購涉足,2017年正式納入合併報表。

除了套現之外,父子三人的股權質押率也不低:截至2019年12月12日,三位老闆的累積質押數量占持股數量的比例高達64.81%,整體累積質押比例也有22.32%。

所以說,東山精密美麗的外表下,究竟隱藏著怎樣精彩的故事呢?

事實也是如此。上市以來,東山精密累計派現只有2.20億元,分紅募資比只有0.03倍,位於市場末末位。

目前,東山精密的主營業務主要由印刷電路板、LED電子器件、通信設備三大板塊為主。

自上市以來,袁氏父子三人曾在2014年密集減持過3.47億元。

2018年,通信設備板塊實現營業收入22.04億元,占營業總收入的比重僅11.12%,同比下滑了0.91%。

綜合上市以來的業績來看,2010-2018年,東山精密的凈利潤合計只有16.38億元。

咱們這就拉上窗帘,備好手紙,開擼。

那兩筆應收賬款在2019年的最新進展如何呢?

東山精密較低的毛利率直接拉低了凈利率水平。以2018年為例,東山精密實現營業收入198.25億元,但凈利潤只有8.11億元。

但這個套現規模與最近的規模一比,真可謂小巫見大巫了:進入2019年,袁氏父子三人已合計減持套現了15.33億元。

截至2019年12月13日,東山精密的總市值高達348.95億元。根據申萬行業分類,在電子元件製造行業全部41家上市公司中,東山精密的市值排名第6,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排名第3,也是位列行業前茅。

(來源:2019年三季報)2019年前三季度,東山精密共計提了1.37億元的減值準備,具體明細咱們無從得知,但仍然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2016年,東山精密完成對納斯達克上市公司MFLX的私有化收購,涉足印刷電路板(PCB)業務;MFLX納入報表後僅5個月就貢獻了19.96億元的營業收入,1.03億元的凈利潤,終於給上市公司的業績帶來質的提升。

從速度上看,東山精密的應收賬款緊跟營業收入的增長腳步,2010-2018年期間應收賬款的複合增長率為43.07%,接近營業收入44.06%的複合增長率。

也是在2017年,東山精密還曾收購艾福通電子,介入陶瓷介質新材料業務領域。但艾福電子2017年10-12月只實現營業收入2,515.55萬元,凈利潤588.65萬元,這一收入規模與同期MFLX相比,著實可以忽略不計。

行業知名的基站天線通訊設備部件供應商之一,在LED部分小間距細分領域市場份額領先;

嗯,恐怕只能這樣了。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但是,東山精密實控人2019年以來的一系列動作卻格外引起風雲君的註意,更是從中感覺到一絲端倪。

如果上述推測正確的話,那最新的進展就是仍沒有收回。

分析到這裡,結合公司的花錢能力和賺錢能力,不用說,老鐵們大概就能猜到結果了——不會多。

2018年,該板塊實現營業收入102.35億元,占營業總收入的比重高達51.62%;2018年營業總收入只增長了44.36億元,單印刷電路板塊就貢獻了38.45億元。

答案是:似乎並不高。與收入逐年增長的趨勢不同,東山精密的盈利能力近兩年雖有所上升,但與上市之初相比,下滑明顯。

但就東山精密的股價走勢來看,似乎只看到了故事的錶面。此時,東山精密的股價應該算是處於歷史較高位。

自2014年開始至今,東山精密改變了原有策略,轉向外延併購,並且幾乎年年都會發起大額併購。

上述業務也曾一度成功推動了公司的業績增長,但失去LED、新能源、機床製造等行業景氣度的助力,外加一些不成功的投資策略,東山精密的業績便呈現出第一個階段的營業收入增速逐漸下滑,以及凈利潤的大幅波動。

換句話說,該筆應收賬款還存在3.72億元(5.73*65%)的減值風險。

風雲君關註的,不是暴風集團的故事,而是對兩筆高達5.73億元應收賬款的壞賬計提比例——只有35%!

而2018年,其凈利潤也只有8.11億元。

2014年,上市公司收購牧東光電科技有限公司(原MOGL),由LED行業拓展至觸控面板行業;牧東光電在2014年貢獻了4.44億元的營業收入,但是凈利潤卻虧損了467.58萬元。

從收入角度來看,東山精密的營業收入自上市以來,一直保持較高速增長,尤其自2016年以來,可謂是突飛猛進;2010-2018年,營業收入的複合增長率高達44.06%。

對比的結果是,無論是在印刷電路板行業,還是在電子器件行業,東山精密的毛利率與可比公司之前均存在明顯的差距。

換句話說,作為一家電子行業的技術密集型公司,東山精密近兩百億元的營業收入,只實現了不到10億元的凈利潤。

看完借款,咱們再來看募資。自上市以來,東山精密共募集了67.15億元。

2010-2015年期間,營收穩定增長,增速有所下滑,凈利潤大幅波動;

而與可比公司對比來看,無論是在印刷電路板行業,還是在電子器件行業,東山精密的資產負債率均處於行業最高水平,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也基本處於行業末位。

除了速度和規模,應收賬款的質量也同樣重要。

截至2019年9月末,即使1.37億元的減值全部來自上述應收賬款,應收賬款仍存在高達2.35億元的減值風險。

東山精密(002384.SZ)的實控人是袁富根、袁永剛、袁永峰父子三人,於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

2016-2018年期間,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的增速紛紛實現質的飛躍。

而在電子器件行業,其他四家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處於20%上下,而東山精密該板塊的毛利率只略高於10%。

1、應收賬款增速快,現金收付能力弱

除此之外,還隱藏著高達5.85億元的減值風險。

根據東山精密2019年半年報中的數據,風雲君推測客戶三和客戶二應該分別就是深圳暴風和東莞暴風。

錢從哪來?融資渠道不外乎兩個:借款和募資。

不僅沒有收回,上市公司與客戶二(也就是東莞暴風)的應收賬款竟然還略微增長了130萬元。

外延併購,尤其是跨界併購,除去帶動收入增長之外,最顯著的一個變化莫過於收入結構的改變。

東山精密將對暴風智能的上述投資計入了其他權益工具;截至2018年末,只對該項資產計提了5,000萬元的減值。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其他權益工具中的數據較2019年年初未發生任何變動。如此推測,該筆高達4億元的投資的減值準備仍只有5,000萬元。

1、通信設備板塊通信設備板塊屬於上市公司的原有主業。

單就上述數據來看,東山精密在行業內也是一家市值極高、業績極好的標的,在申萬行業里的排名也不錯,那為啥在吾股裡面的表現並不好呢?這就是各自評判標準和立場的的問題啦,不聊也罷,各位讀者自行判斷吧。

2、涉嫌通過修改壞賬比例調整利潤

對此,上市公司可能解釋說,半年報的截止日期是6月30日,而暴風集團的事件是在7月29日披露的,在半年報截止日之後。

通過整合全球資源,緊貼客戶需求,提供一站式的智能互聯、互通的核心期間及解決方案。

四、與暴風影音關係密切2018年,除了按賬齡分析法計提壞賬準備,東山精密還按單項金額重大單獨計提了2.59億元的壞賬準備。

2018年,東山精密的毛利率為16.90%,較2010年下滑了8.26個百分點;凈利率為5.42%,較2010年下滑了4.86個百分點。

暴風集團的故事想必老鐵們都不陌生,暴風集團經營困難、存在被暫停上市的風險想必老鐵們也聽說過。

那上市後至今,分了多少紅呢?向股東伸手要錢要了這麼多,給股東帶來了多少回報呢?

上市之初,東山精密的主營業務主要是面向通訊設備、新能源、機床製造等下游行業客戶提供各類精密鈑金和精密鑄件的製造與服務,主要業務包括精密鈑金和精密鑄造兩個板塊。

2、LED電子器件LED電子器件包括兩個板塊:LED及其模組板塊、觸控面板及LCM模組板塊。

五粮液收入破千亿澳门回归20周年西湖打捞出尸体存1380万两年剩73唐一菲重开微博肖战打我呀唐一菲重开微博人脸识别被破解泰国老奶奶跳舞幼儿输液时疑有虫泰国老奶奶跳舞陈伟霆钟楚曦动图范冰冰短发造型刘在石否认性丑闻存1380万两年剩73曝王思聪被逼联姻手机读取电子护照女子被结婚5次存1380万两年剩73唐一菲重开微博存1380万两年剩7323万整出四个胸奔驰E260高速失速昆凌送方静婚纱存1380万两年剩73特朗普回应遭弹劾昆凌送方静婚纱存1380万两年剩73王子文因踩桌道歉泰国老奶奶跳舞